组合聚醚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组合聚醚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消息】偶像练习生走红蔡徐坤和范丞丞的妈妈们是一群什么样的人

发布时间:2021-01-03 01:32:41 阅读: 来源:组合聚醚厂家

“蔡徐坤,看看妈妈吧!蔡徐坤,妈妈想你了!蔡徐坤,妈妈爱你!”

不久前,偶像团体NINE PERCENT在上海的一次见面会上,一位ikun(蔡徐坤的粉丝)如此这般地叫喊着,她的声音甚至吸引到了蔡徐坤母亲的注意力。但在她周围,并没有太多人将她当做异类,一位粉丝告诉壹娱观察(微信ID:yiyuguancha),像这样狂热的“妈妈粉”,在现场到处都是。

日韩偶像文化发展多年后,伴随着《偶像练习生》的播出,中国内地终于有了第一支真正意义上的偶像男团NINE PERCENT,以及多位未能以组合形式出道,但仍旧颇具人气的偶像艺人。不同于鹿晗、吴亦凡等在韩国出道而后回国发展的偶像,练习生们从默默无闻的阶段就和国内的粉丝们联系在了一起,在进一步激发了饭圈(粉丝圈子)的同时,也在颠覆着行业对于“流量”的认知。

《偶像练习生》决赛门票爆炒至1.8万元

不过极高的热度和一夜成名带来的不仅仅是粉丝们的狂欢,尽管这种养成式的偶像培养机制在日韩文化产业里已经十分普遍,但在国内这仍旧是超越了许多普通人理解、认知范畴的成名方式。再加上不可思议的热度和还不够成熟的饭圈文化,路人和粉丝间的隔阂便越加开始凸显,由此衍生出的冲突更是从未断绝。

只是这一次,位于风暴中央的很多时候已不再是明星本人,而是那些狂热的,忧虑的,但又充满信念的男团粉丝们。

被重新定义的流量

“这是我第一次饭偶像,刚开始只是知道《偶像练习生》这个节目,偶尔看了一下,结果就慢慢被小蔡(蔡徐坤)吸引了。”小叶(化名)是一名在校大学生,她告诉壹娱观察,在成为蔡徐坤的粉丝前,她并不是很能理解很多流量艺人粉丝们的心理,有时候甚至会对粉丝们的狂热产生厌恶感。

但自从成为了一名ikun后,小叶觉得自己的心境变了很多,拥有了更多的同理心,“完全能够体会到粉丝们是什么想法”了。她表示:

“这种选秀模式在中国是首次出现,观众看了后,99个小哥哥里怎么也会有比较喜欢的一款吧。喜欢就会花精力投票,真情实感投入得越多,越会持久关注,很多不追星的自然就慢慢追起来了。我之前是通过别的节目知道蔡徐坤的,当时并不喜欢他,而《偶像练习生》这个节目让我对他有了许多改观,没有他我是不会坚持看下去的。”

《偶像练习生》里的蔡徐坤

受这种全新“选秀机制”吸引而加入到粉丝大军里的,不只有小叶一人,从事法律工作的林夕(化名)告诉壹娱观察,在她身边有太多过去看上去完全不可能追星的人,如今都在这些偶像身上投入了大量精力。“有陈立农的粉丝事后还和我抱怨,后悔当初没能投入更多时间和金钱来给自己的偶像投票。”她说,

而林夕本人,则属于另外一种情况。在NINE PERCENT出现之前,她就已经是日本某偶像团体的粉丝了,和很多日韩粉一样,过去她很少会去接触内地饭圈的事情。她说:“因为觉得内地没有真正的偶像文化,偶像贩卖的其实是梦想和努力,他们应该活在舞台上,通过表演来吸引粉丝,但国内经常将他们和演员、歌手混为一谈,没有做好区分。”

但随着《偶像练习生》的热播,她却逐渐饭上了其中的人气偶像林彦俊,而她在微博上所认识的很多日饭圈里的朋友,也都像她一样被这些国内第一批练习生出身的偶像们吸引,第一次加入到内地饭圈当中。她表示,NINE PERCENT出现后,中国终于有了第一个真正的偶像男团。

NINE PERCENT

而伴随着这些新生代偶像的出现被改变的不只有小叶和林夕这样的粉丝,还有整个文娱行业。

团队中人气最高的蔡徐坤,自出道以来就力压众明星长期霸占着微博超话榜榜首,其微指数更在4月16日当天达到830万。壹娱观察在对比了2016年来各流量明星单人微指数变化后发现,两年间没有任何艺人达到过这一热度,其中最为接近的王俊凯,也只在2017年3月24日收获过500万的成绩。而在公布恋情时把微博服务器搞垮的鹿晗,当天的微指数也仅有200万。

其余成员也都不遑多让,在比赛结束后的一个多月里,NINE PERCENT成员陈立农、范丞丞等人,微指数多次突破100万。这些数字,甚至时常能超过吴亦凡、鹿晗等传统意义上的顶级流量艺人。据相关人士透露,节目结束后不久,就有某热门粉丝电影的片方就将主演由原来的一位流量艺人,换成了某位刚出道的偶像。

5月7日微博热搜前五被NINE PERCENT成员承包四位

如果说这些指标还有些抽象的话,那这样几组数据或许能更直观地说明粉丝们有多狂热——

《偶像练习生》播出期间,节目组和农夫山泉达成合作,观众购买农夫山泉维他水可以获得额外的投票机会,此番合作直接促使农夫山泉的线上销售量增加了500倍。4月23日,蔡徐坤成为了养生堂的首位品牌大使,官宣微博发出后五个小时,转发数、评论数和点赞数就分别超过了140万、5万和3万,而当天下午养生堂的一款面膜的销量则突破了200万元。4月26日,范丞丞在微博上开通了明星V+会员服务,粉丝可以靠支付60元,在接下来的半年时间里看到明星发布的私照和享受其他福利。而就在范丞丞发布首张照片当晚,就有八万人为此买单,累计付费金额达到480万元。

“这种变化有些超出我的认知。”谈起新人们人气上对于传统流量艺人的赶超,一位有着多年艺人经纪工作经验的业内人士向壹娱观察感慨道,整个行业似乎在发生某种颠覆性转变,“直到《偶像练习生》决赛夜,粉丝们所表现出的热情都还在他的理解范围内,但节目后只用了这么点时间,蔡徐坤他们的热度就甩出很多顶级流量艺人一大截,这对我来说真是一个非常大的冲击。”

“将偶像送出道,会有一种成就感”

《偶像练习生》播出期间,每每到了深夜,就是相当一部分粉丝们一天中最忙碌的时刻。

北京专业治肾病医院网上预约

治疗风湿性关节炎医院地址电话

不孕不育专科医院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