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合聚醚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组合聚醚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徐翔出狱倒计时应莹婚还是要离的

发布时间:2021-10-20 13:37:25 阅读: 来源:组合聚醚厂家

徐翔出狱倒计时应莹:婚还是要离的

按照私募大佬、泽熙投资实际控制人徐翔被判5年零6个月的刑期计算,目前离他出狱的日子还有8个月左右。

一年多前,徐翔妻子应莹提出离婚主张,在青岛城阳监狱开庭审理离婚案的过程中,徐翔当庭表示同意离婚。

徐翔操纵市场案在2017年被判处非法所得71亿元,罚金110亿元。而应莹向媒体透露,徐翔家族资产按被冻结时股价计算,有210亿之巨。这笔巨额罚没资金的具体执行,一直受到各界的高度关注。

目前中国已有110万亿的资管规模,从业人员数十万,徐翔案财产甄别和徐翔夫妻离婚案将怎样判怎样执行,亦对私募界、资管界人士产生重要的标杆意义。

根据此前媒体透露的徐翔案判决,徐翔利用个人名气操纵市场,业界人士表示,徐翔案对目前资本市场“网红”大佬、操盘手和私募基金,在如何规范大宗交易、二级市场的操作,明确规则红线等方面,有着积极的借鉴意义。

一年多后,徐翔离婚案进展如何?未来徐翔出狱后,这婚还离不离?涉案的210亿家族资产将会如何划分处理?2020年,中国资本市场正值而立之年,徐翔案以及他的离婚案、财产甄别和执行,对未来资本市场和私募等领域有怎样的意义?

11月20日,第一财经记者约见徐翔妻子应莹,试图寻找答案。

“即便徐翔出狱,婚也是要离的”

2019年七夕节前,应莹发出“苍天在上,我要离婚”的声明以来,已经过去了15个月。

应莹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离婚案的进展就是“无进展”。本来11月12日是她和徐翔离婚案审理期限到期的日子,但仍然没有接到法院审判或者延期的通知。

2019年8月29日上午, 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和山东省青岛监狱依法不公开审理应莹诉徐翔离婚纠纷一案。尽管徐翔的律师在开庭时曾代表徐翔表示,不同意离婚。但剧情反转——徐翔自己当庭同意离婚。

“我觉得他同意离婚,应该是他真实意思的表示。”应莹认为,徐翔的决断力,一如他在股票止损时的坚决。应莹语速较慢,神情很平静。

应莹称,在离婚起诉书中,只提请法院处理离婚和抚养权,财产问题将另案主张。不附带财产分割问题。

在夫妻双方都同意的情况下,如果人不在狱中,甚至不需要通过法院,到民政局办理手续即可。但通过法院徐翔夫妻仍然无法离婚,这令应莹感到困惑。

应莹的律师、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斯伟江认为,离婚和财产处理属于两项不同的法律关系,财产处理复杂一点,可以先处理感情问题,“至少双方可以先解脱”,财产如果涉第三人可以另案起诉。

应莹告诉记者,她试图摆脱徐翔妻子的身份,主要原因还在于“压力太大”,一方面,压力来自于公婆 。一位接近徐翔父母的人士告诉记者,徐翔父母对于争取财产合法权益的意图“坚决而强烈”;另一方面,压力来自于徐翔的朋友。

据应莹介绍,徐翔案发后,多个案外人的账户也一直被冻结,这些账户合计非法所得上亿元,但冻结的金额却不仅仅是非法所得,是整个资金账户,总金额未知。“有几个他的朋友,我以前也不认识的,一直在找我,希望通过我去向青岛法院申请解冻。”应莹向记者透露。

如果上海黄浦区法院在徐翔出狱之前,对离婚案仍无判决,应莹也只能等待徐翔出狱,“反正离徐翔出狱只有8个月了”。徐翔出狱之后,应莹的压力减轻之后,离婚也更为方便,那么应莹是否还会坚持离婚?

对此,应莹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还会走下去。”

与离婚案平行的另一条线,是徐翔家族被冻结210亿资产甄别和执行进展。

此前有媒体分析指出,应莹此次离婚诉求,可能是“技术性离婚”——以离婚案推动财产甄别和财产保全。应莹说,“离婚跟资产甄别其实没有必然的联系,哪怕我不离婚,我们家的合法资产还是要依法甄别的。”

北京权达律师事务所孔德峰律师告诉记者,“技术性离婚”是行不通的。离婚案件的法官只能处理不涉及第三方权属之争的夫妻共有财产,在刑事案件扣押的财产没有解决的情况下,离婚案件的法官不可能处理财产。

110亿罚金先分后罚?还是先罚后分?

应莹上一条微博的记录,停在9月4日,微博记录说:尾声进入倒计时。

应莹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财产甄别的最新进展是,她于10月份通过EMS方式向徐翔案主办法官和青岛法院相关负责人递交了书面的资产甄别情况问询。她最近又微信递交了上述申请的电子文档,“但截至目前,均没有回音。”

此前应莹向媒体透露,徐翔出事后,她家庭合计冻结的资产,按彼时股价计,总价值210亿。其中现金类资金约120亿,其余主要为股权资产,还有少量的房产、汽车等资产。

2017年1月,徐翔案一审判决其个人非法所得为71亿元,判处罚金110亿元。

对于71亿非法所得,从210亿资产中扣除,几乎没有异议。应莹告诉记者,徐翔案判决时,有相应的审计报告和判决书,相关文件都列明了每一项所得对应的具体账户、金额和交易信息等内容。应莹认为,非法所得已经确定,那么剩下的就属于家庭的合法财产了。

“扣除非法的,就是合法的”这项逻辑推理,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数名律师都对此没有疑义。但对于110亿罚金,到底应该由家庭和夫妻共同财产来承担,还是应该扣除应莹、应莹家人以及徐翔父母的合法财产部分,余下徐翔个人合法财产部分,来承担这110亿罚金,这是应莹离婚案最令人关注的焦点,也是分歧的焦点。

有律师认为,如果先分后罚,110亿罚金几有一半要落空,而上述资产,不管权属属于徐翔父母,还是应莹夫妻,绝大部分是徐翔积累起来的,“离婚就把一半先分走,将导致公共利益不能得到满足,以及刑事判决不能执行。”

上海锦天城律师事务所王佑强律师认为,罚金刑是针对徐翔个人犯罪行为的处罚,财产中属于共有财产人的份额,应该“拆出来”。

在孔德峰律师看来,罚金是一种宣誓,不代表一定能落实。“这是两个概念,举个例子,美国判一个人几百年的有期徒刑 ,那都能落实吗?如果判决书上,罚金是针对徐翔个人的,就应该由他个人承担。”

应莹透露,法官也同意这种“先分后罚”的观点:“我的合法财产会保护的,罚金刑只针对徐翔个人。”但她显然对这样的处理方式能否落实,心里没底。

无论是先罚后分,还是先分先罚,都首先会涉及到超百亿财产的甄别。目前中国已有110万亿的资管规模,从业人员数十万,徐翔案财产甄别和徐翔夫妻离婚案将怎样判怎样执行,亦对私募界、资管界人士产生重要的标杆意义。

应莹告诉记者,青岛主办法官对其的最新答复是,“争取于今年年底甄别完。”。

孔德峰律师认为,徐翔案情特殊。目前刑事案件的财产甄别,多在法院的主导下进行。从司法实践来讲,其程序上的严格性,不像民事案件那样,有充分的程序保障。

上市公司困境

对于71亿非法所得,应莹认为,其中有10亿元左右非法所得,应由信托产品持有人及其他关联人承担,徐翔个人非法所得应为60亿元左右。

应莹称,判决中徐翔个人的71亿非法所得,有10亿左右不属于徐翔,其中一部分是徐翔的朋友违法所得,另外一部分是以泽熙名义购入涉案股票的收益,这些收益已跟随客户赎回,“这部分不能用家庭合法资产去抵扣”。

目前徐翔持股的上市公司股权主要有宁波中百、大恒科技、华丽家族以及文峰股份这4家,除此之外,还持有康强电子、世纪星源等零散股权,其中徐翔家族对宁波中百、大恒科技拥有控制权,上述股权全部被冻结。

其中,宁波中百股票的持有主体是西藏泽添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持股占总股本15.78%;徐翔的母亲郑素贞的姐妹郑素娥持股,占总股本3.57%。郑素娥为2018年宁波中百被太平鸟老板要约收购时进入。

大恒科技股票的持有主体是郑素贞,持有总股本29.75%。

华丽家族股票的持有主体是上海泽熙增煦投资中心,持股比例是5.61%,这家有限合伙有三名合伙人,泽熙系占两名,占总份额比例只有6%。

文峰股份股票的持有主体是郑素贞,持股比例是14.89%。

上述四家上市公司股权的市值目前合计31亿元左右。

持有宁波中百股份的西藏泽添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由徐翔父亲徐柏良和郑素贞持股,分别是持有99%和1%。

也就是说,上述四家上市公司,无论是直接持有人,还是穿透持有人,其受益人主要都是徐翔的父母。对此,应莹表示,“我公婆还是坚持这些是他们俩的。但最终还是要看法院怎样认定。”

此前应莹发微博称,“给我两家上市公司的股权,是比较现实的选择。”

应莹对记者解释称:“其实对我来说,现金跟股权都一样,但是从上市公司稳定和发展层面来考虑,股权一直冻结着,实控人缺位,对公司的长远发展是非常不利的,对两家公司的中小投资者也是不负责任的。两家公司底子不错,目前管理层遇到很多困难,比如宁波中百的担保事件,需要人去解决。股权解冻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我可以做股权激励。”

液化气瓶设备

北京救护车转院

中医整形美容培训

岩棉板厂家